English Русский

当前位置:上海东郊宾馆 » 酒店新闻 » 2015高星级酒店要更接地气

2015高星级酒店要更接地气

    “近两年令我感受最深的是政府官员来住店、用餐的基本看不见了。前年还能看见不少政府的人进进出出,从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用餐的、办年会的客人确实比以前减少了。”

    今年是我在京伦饭店工作的第33个年头了,从2003年到现在,我一直在礼宾司这个岗位上,每天早上7时到下午3时30分。工作虽然简单,但这么多年下来,却也看到了许多行业背后的事情。

    去年对于酒店行业来说可以算的上是低谷,外资酒店越来越多,内资酒店受到冲击。本来依靠政务市场的国有酒店,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不得不经历转型的阵痛。

    我最早在京伦饭店时,可以说是饭店最辉煌的时期。1984-1986年时,整个长安街没有几家像样的酒店,那时候客房出租率能达到100%,销售不用外出跑单,就天天爆满。这几年大不同了,我数了数,仅国贸到建国门沿线,四、五星级的酒店就有十几家,饭店旺季的时候平均出租率能达到80%-90%,淡季就不好说了。这些酒店的硬件设施一个赛一个好,但是房价并没有像预测的那样提升几个档次,可见越是繁华的地段,竞争越是激烈。

    2007-2012年,对于饭店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期,饭店出租率也处于较高的水平。我每天接触的顾客中有不少是政府人员,比例能够占到10%左右,经常能看到某某处长、局长的身影。此外,外企的员工也相对较多,还促使我在工作岗位中练就了多门外语。“такси”,这就是俄语里出租车的意思,虽然我没专门学过俄语,但客人一说,我能立刻明白要叫车。

    近几年,外国客人数量不断下降,中国顾客居多。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我们的餐厅菜品不断调整,越来越符合国人口味。比如楼上老北京小吃四合轩,中午和晚上都算是比较火爆,来的也大都是中国人。

    不过说实话,近两年令我感受最深的是政府官员来住店、用餐的基本看不见了。前年还能看见不少政府的人进进出出,从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用餐的、办年会的客人确实比以前减少了。饭店也增加了一些大众的菜品,像四层的四合轩人均消费才100多元,来的也大多是散客、民营企业的老板等等,相比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来的全是外国人,这也是一种变化。

    加薪、晋升大概是每个员工最期待的吧。忙碌,但是能有所收获。是工作让我学到了外语,能够“一能多用”。新年我最希望的还是我们能够有更多的客人来,饭店的生意好了,员工的待遇也就上去了。酒店行业虽然竞争越来越激烈,但我希望用我的软性服务为客人提供更好的服务。这也是大多数顾客愿意看到的。

    记者手记

    记者初见陈秋杰时,一身笔挺的黑色工服,脖子上打着领结,面带笑容地向饭店里过往的客人提供指引服务。看到记者时,主动向记者问好。

    在京伦饭店正门口有个台子,这便是陈秋杰固定的岗位。正当记者要采访陈秋杰时,有两个外国客人前来问询,陈秋杰用熟练的外语为客人指路。陈秋杰说,每天接触的客人大概有几百人,很多人一看便知道是从事什么职业的。记者跟随陈秋杰在岗位上站了一个小时,两手已经发冷。寒冷的冬天陈秋杰在此一站便是一天,日日如此。

    虽然每天只是平平碌碌在门口接待顾客,但透过陈秋杰,记者已经能够感受到通过一个普通岗位所反映出的酒店行业30多年来的巨大变革。由最初外国客人为主到后来政府官员居多,再到今天散客、民营企业人员的逐渐增加,国有内资酒店在市场化的道路上逐渐开始蜕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