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Русский

当前位置:上海东郊宾馆 » 酒店新闻 » 高星级酒店上市公司:年报背后的“守”与“攻”

高星级酒店上市公司:年报背后的“守”与“攻”

高星级酒店成本上升是刚性的,一般人工成本就占到30%、能耗成本占到8%—16%、物耗成本占到8%,有些环节的成本是可以控制的,“目前的局面下,国家在酒店的税费上也应该给予一定的优惠措施和政策支持。”

    关于五星级酒店申请“降星”的故事这两年流传甚广,“全面亏损”“艰难度日”的说法也不绝于耳。高星级酒店是否真的像人们说的那样“哀鸿遍野”?近日,部分本土高星级酒店上市公司年报陆续披露,从公布的有关数字来看,其处境似乎不能简单地用“惨淡”之类的词汇来概括。虽然这些企业不能说明高星级酒店的整体状况,但有一定的代表性。

    降幅收窄悲观情绪缓解

    首旅酒店年报显示,2014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7.91亿元,同比下降5.87%;其中酒店运营和酒店管理板块共计实现营业收入5.84亿元,占比20.91%。2014年,公司实现利润总额1.7亿元,同比下降3.24%。公司利润贡献主要来源于酒店和景区板块,其中酒店板块实现利润9252.67万元,占比54.42%。

    具体来看,2014年,首旅酒店旗下的民族饭店、京伦饭店、前门饭店等3家产权酒店实现营业收入3.62亿元,同比下降9.23%;实现利润3595万元,同比下降14.64%。

    在对外拓展业务方面,首旅酒店旗下的酒店管理公司取得了较好成绩。截至2014年12月31日,公司成员酒店数已由2013年底的120家上升至169家,客房规模由2.86万间上升至3.75万间。由于公司收购南苑股份和2014年部分签约项目自2015年1月方进入统计口径,因此,截至2015年1月31日,公司成员酒店为181家,客房规模3.92万间。

    劲旅咨询CEO魏长仁认为,积极布点是一个手段,“短期内改变经营状况不太现实,但理顺了商业结构和盈利模式,熬过过渡期,一切都有可能。”

    对于首旅酒店2014年12月出售北京神舟国际旅行社集团有限公司51%股权、2015年起不再经营旅行社业务,魏长仁分析,2013年,首旅股份更名为“首旅酒店”,也是在厘清公司主业。首旅酒店将旗下的旅行社等非主业剥离出去,可以更好地集中资本优势进行战略布局。“这几天,首旅旗下的康辉49%股份被东胜中国拟收购,也是一个信号。”

    东方宾馆的年报显示,2014年度,该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为3.02亿元,同比下降了10.88%,净利润为3636.73万元,同比下降了6.17%。而东方宾馆母公司主要经营业务为对旗下五星级酒店东方宾馆的运营。2014年度,母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为2.46亿元,同比下降了15.69%,净利润为2270.02万元,同比下降了27.94%。

    在营收增长方面,金陵饭店的数字比较“好看”。金陵饭店年报显示,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6.1亿元,同比增长14.59%。其中酒店业务收入3.51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57.24%,同比增长9.57%。截至报告期末,金陵连锁酒店达128家,遍及全国15个省区市,在管五星级酒店总数保持全国第一。

    对此,魏长仁认为,除了南京青奥会接待工作、金陵二期开业等外在因素是其实现盈利的有利因素,近几年来金陵饭店的积极应对、及时调整等手段也收到了一定的效果。

    华天酒店的年报虽然尚未披露,但4月15日该公司发布了2014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及业绩快报。快报显示,华天酒店共实现营业收入15.41亿元,同比下降14.94%;利润总额为-9547.42万元,同比减少2.82亿元,同比下降151.23%。其中酒店业收入为10.53亿元,同比下降2.15亿元,降幅为17%。

    从目前已公布的年报来看,华美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赵焕焱表示,本土高星级上市酒店没有一家是亏损的,都有明显的净利润,“市场没有外界预计的那么悲观,尽管同比有所下降。”对于华天酒店的亏损,赵焕焱认为,目前华天公布的不是完整的年报,还不方便做进一步分析。

    对此,中国旅游研究院副研究员杨宏浩显得更为乐观。他表示,从目前陆续公布的数据来看,本土高星级酒店最坏的时期已经过去,开始触底回升,“总的来看,年报的营收、净利润的降幅在收窄,而北京、上海的五星级酒店的平均出租率、平均房价都呈现向好的趋势。”

    华泰证券研究所社会服务业首席分析师薛蓓蓓也表示,整体来看,高星级酒店经营业绩在恢复式增长,比前两年要乐观。

    “可能面对的风险”仍需防范

    对于目前酒店业面临的形势,金陵饭店在年报中说,酒店业处于转型磨合、体制改革和质量提升的关键时期,产业格局剧烈震荡,经营业绩指标总体下行,出现新常态轮廓但尚未成型;受市场环境因素和相关政策影响,政府、国企公务消费持续减少,酒店餐饮、会议业务继续承压,新增五星级酒店和国际知名品牌竞争日臻加剧而导致客源分流,酒店业用工荒日趋突出,酒店物资、人工、运营、能源等要素成本费用不断上升以及电子商务发展对传统消费业态形成了多重压力。

    东方宾馆年报中说,全球经济增长依然乏力,我国经济将处于增速放缓、结构调整、创新驱动的新时期,酒店行业面临着国内市场消费结构深度调整、国际市场消费需求乏力、产能供给增长过快、房价上升空间有限、管理模式传统、成本费用推高、人才瓶颈等诸多严峻挑战,市场格局使行业进入变革时期。

    除了众所周知的政策等外在因素外,不少酒店自身也面临经营困扰和运营风险。比如,新形势下的经营管控风险、成本持续上升的压力,都是困扰高星级酒店的因素。

    金陵饭店年报中说,随着业务规模扩张、投资项目和酒店数量增加、组织结构及员工人数扩大,公司经营决策、组织管理、风险管控的难度日益增大,公司面临组织模式、管控体系、人才队伍建设不能适应企业规模快速增长的风险。另外,酒店运营成本不断提高也是必须正视的问题。

    首旅酒店年报在“可能面对的风险”中也提到,“劳动力成本红利消失,居民消费增长动力不足;能源、环保等企业运行的维护成本上升。”

    东方宾馆强调“严格控制成本,降低各项费用”。其年报显示,东方宾馆继续通过预算、采供、能耗、人工等方面严格控制成本费用。2014年度,母公司营业成本为1.21亿元,同比减少了12.29%,销售费用为4059.20万元,同比减少了13.62%,管理费用为4606.50万元,同比减少了10.31%,财务费用为375.83万元,同比基本持平。在营收下降的情况下,各项成本费用得到了有效控制。

    赵焕焱认为,高星级酒店成本上升是刚性的,一般人工成本就占到30%、能耗成本占到8%—16%、物耗成本占到8%,有些环节的成本是可以控制的,“目前的局面下,国家在酒店的税费上也应该给予一定的优惠措施和政策支持。”

    随着酒店行业竞争的不断加剧,大型酒店集团间并购整合与资本运作日趋频繁,优秀的酒店集团越来越重视行业的市场研究,特别是对当前市场和未来发展趋势的变化,以期提前占领市场及资源。

23